盆栽薄荷

嘿这儿盆栽~
本命全职,产文产图不定,偶尔诈个尸

【苏沐橙24h/喻橙】鱼箫

19:00  世界上最好的沐橙,祝你2018成年快乐!

第一次写同人真的各种心慌,流水账文笔还卡文卡了超级久但最后好歹还是写了出来虽然语言逻辑都不通还有很多漏洞没补上orz

表白一下这次24h的每一位你们都超级棒!!

文章的私设是文州比沐橙大两岁

ooc预警ooc预警


    他也记不清儿时看到的那到底是不是梦。

    后山大片的竹摇着,发出细碎的沙沙声响。

    竹林中的深潭映着天上的圆月,泛出一层幽微的光。

    天空中在飞的,是鱼。

    有着翅膀的鱼。

    它们通体皎白,身上布着苍色的花纹,嘴部则是红色的,翅膀与尾巴相齐,在月光的映照下仿佛闪着光。

    ……世上存在着这种鱼吗?

    并不。

    那只有一种解释,妖怪。

    噬人骨肉的可怕妖怪。

    但……

    他躲在竹林里,生怕被发现,又忍不住想抬头看看这些不可思议的生灵。

    多美啊……

    它们浩浩荡荡的向不知名的方向飞去,如同一道银色的天河,似是一场盛大的迁徙,又像是某种特别的仪式。

    他忍不住走出了隐蔽他的竹林。

    再看一下,就一下。

    这时一条体态娇小的鱼似乎发现了他,从队伍里游出径直向他飞了过来。

    被发现了。

    冷汗密密麻麻爬满了脊背,他觉得自己瞬间丧失了逃跑的力气。

    然而这条小鱼飞近后,他才发现它并没有什么敌意,它只是绕着他转了几圈,最后轻啄了下他腰间的玉佩,便扇扇羽翅又悠悠飞去。

    后来他想,他之所以那么长时间都分不清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那条小鱼的眼神。

    干净透彻得不谙世事却又无比真实。

    

    泰器之山,观水出焉,西流注于流沙。是多文鳐鱼,状如鲤鱼,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长行西海,游于东海,以夜飞。其音如鸾鸡,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见则天下大穰。

    ——《山海经-西山经》

    

    

    提起喻家,凉城可说的上是无人不晓。

    喻家三代经商,主营则是茶叶。如今喻家当家的虽然名义上还是喻老爷,但是主家大权几乎都已经移交给了喻家的大公子喻文州。

    三年前喻老爷突发一场大病卧床不起,不得不将茶商交给喻文州来打理。彼时凉城中的其他同行不由得纷纷打算看笑话趁此机会打压一把喻家茶商,然而一个月后喻家非但没有亏损还盈利了多于其他茶商一番有余。自此以后喻家大公子的名号凉城百姓几乎无人不知。

    对此喻老爷只乐呵呵的表示自个儿是时候退休让年轻人来锻炼锻炼了,然后就捧着茶杯窝在家里过上了每天喝茶练字会老友的退休生活。

    然而喻文州现如今已经二十岁了,却并未娶妻。凉城中所有的富商贵族几乎都来喻府兜了一圈希望他能成为自家女婿,但最后都被客气的拒绝了。

    ……所以喻老爷退休后还在干一件事,帮喻文州相亲。

    

    前几日喻文州赶赴上京谈成了一桩大生意,喻老爷大喜,在喻府中设宴请了凉城中的富贾贵族以及几位高官。喻文州向来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却也无法拒绝,不得不应付着。将来客都送出府后已经入夜了,他酒量向来不好,方才宴上又被灌了几杯酒,此刻头脑更是晕乎着,便无心清点来客的贺礼,独身去了后山。

    自幼他便惯于待在清净的地方,后山则是他最常来的,除了这里环境清幽,还因为儿时的那段记忆。

    后来他了解到,他所记得的生着双翅的鱼,大抵就是志怪古书里所记载的文鳐鱼,只存于传说,不存于世。

    这便成了扣在他心底的一个结。

    ...不过,也仅是到十二岁那年为止。

    沙拉拉的竹叶声唤回了他的思绪,此时夜风凉凉,他已经清醒了不少。

    是的,清醒了不少。他清楚的记得后山是没人居住的,家中最长来的是他其次是偶尔来拾竹的家仆,怎么也不可能有姑娘往这跑。

    那么潭边月牙白衣裙的女子是从何而来?

    她趴在潭边几块高矮不一的石头上睡得正熟,裙摆和发梢都有些打湿了,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月色浅浅撒下,为她镀上一层银光。

    喻文州觉得,他回来后这份自家给他备下的“大礼”,也委实忒大了点。

    

    苏沐橙睁开眼,发现她所躺的并不是自己的那张床榻。

    转过头看看屋子里,也尽是她不熟悉的家具摆设。

    这是哪儿啊……

    她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身上穿的是一套简单的中衣,而自己之前的衣服不见了,床头则有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青色衣裙,上面放着的是自己的荷包。

    还好,遇上的应该不是什么匪盗。

    她刚松了口气,房门忽的被推开了。

    “欸,姑娘您醒啦?”

    进来的是个小丫鬟,年纪不过十二三岁。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冲着苏沐橙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姑娘你的衣服湿了所以昨天我替你换了下来拿去洗了,现在还没干呢。床头的那套衣服是大少爷吩咐我准备的,可以先换上。”

    “多谢...这是...哪儿?”

    “这里是...”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苏沐橙的肚子“咕噜”一声响,两人均是一愣,随后都不由得掩面而笑。小丫鬟把手里的食盒放上小案:“早上出门前大少爷约么着这个时候姑娘差不多也得醒了,所以让我拿些吃食过来,姑娘洗漱后就先吃些垫垫肚子吧,有事儿叫我就行了。”

    小丫鬟退到门口,忽而又想起了些什么,“对了,少爷今天上午是不在府里的,他吩咐了说如果您醒了可以在府里逛逛,待他中午回来后再决定去留。”

    “好的...多谢了。”

    小丫鬟掩了门退出去,苏沐橙洗漱后从食盒里拈了块甜点边吃边认真考虑起了自己的去留问题。

    看样子自己是妖不是人的事情并没有暴露,辛亏在睡着之前记得变作了人形...不然要是原身被那位大少爷发现现在她恐怕就要被放在案板上剁了......

    她想到这儿不禁打了个冷颤。

    至于回去......

    她才不要呢,被哥哥拘在宁城那么久了,好不容易趁着他出去办事出来一趟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回去,她可是为了省路费一路原型靠飞的过来呢,还飞的心惊胆战的生怕暴露身份......

    况且她出来也并不是只为了玩的。

    她坐到床边打开荷包,从中抽出一张泛黄的纸,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后又把它折好塞了回去,然后伸了个懒腰。

    也歇得差不多了...不过既然那位大少爷说过允许在府内逛逛,那她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她是想过喻府很大...可是大到这个程度也是未曾想过的。她不过兜兜转转随便绕了绕,想回去时发现...竟不知道该走哪里了。

    天哪。

    她不由得苦笑,一路飞来时也没怎么错过路,不想这竟是要栽在别人府上了?

    再走走看看,她想着偌大一个府邸怎么下人这么少,一路走过来零零星星的也不见几个,到了这儿索性连个人影都没了。

    唔...干脆找个房间变回原型偷偷飞回去好了...

    咦?

    她停下嗅了嗅。

    有荷花的香味...

    她停下脚步,又换了个方向寻着香气走了过去。

    穿过一个小院子又一个圆门,苏沐橙惊讶地发现这宅子里竟有一个如此之大的荷塘,碧绿层叠的荷叶中有星星点点的荷花坠在其间。荷塘中央有一个别致的小亭子,一座曲折的石板桥连接了亭子和岸边。

    虽然一路上想过了很多次,但苏沐橙再一次觉得这户大家绝对不普通,拥有这么大的一座宅邸,内里装潢布置还并不是俗气地炫富而是处处雅致,她不禁想见见小丫鬟口中所说的大少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唔...虽然发现了这么大的荷塘是个惊喜,但这似乎也不能拯救她此时已经迷路了的事实。

    她四下看看,拐进了荷塘边的一个屋子里。

    她轻手轻脚踏进去确定里面没人后,把门悄悄地阖上,接着开始平复自己的呼吸。

    静下来,静下心来。

    她闭起了眼睛,头发无风自动,身边闪现小小的光点,同时她的耳朵开始渐渐幻化出了隐隐透明的羽翼模样。正当她打算一气整个人化出原型时,门忽的被打开了。

    她来不及化为原型,也来不及收回自己的耳翅,就那么生生愣在了那里。


    喻文州在推门的一瞬间,整个人也怔在了原地。

    他看着屋内少女的惊讶的面庞,眼神掠过她微微透明的羽翅,最后停在了她清灵透彻的眼眸。

    

    “我不是人类...但是我不会害人的,你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

    “文州你等着我呀,我还会再过来找你的!”

    

    是她吗...!

    他不禁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抱在怀里。

    这么多年...你终于...回来找我了吗?

    沐橙...

    

    苏沐橙觉得自己自打出生起就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惊吓。

    化回原型的时候被人突然撞见,接着被人一把抓住搂在怀里......

    这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人帮我解释一下啊?!

    等一下......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翅膀?苏沐橙随即定了定神,只一瞬,她显眼的耳翅便消失不见。

    “那个......这位公子,请问你可不可以先...松开我。”

    下一秒,他面前的男子明显僵了僵,随即有些愕然地盯着她。

    什么?

    她......不认识自己?

    难道是认错人了?他不由得皱起了眉。

    “...公子?”

    听她又唤了一声,他才反应过来,轻咳了一声松开了她。

    “抱歉,这位姑娘,刚才是在下失礼了,还请原谅。”

    “不不不我没事的......”

    “敢问姑娘芳名?”

    “苏沐橙。”

    他定了定,是她。

    “在下喻文州,家父是这座府邸的主人。”

    “这么说,你就是这里的大少爷吗?昨日救命之恩还未答谢喻公子......”

    “不必拘谨。”他勾起嘴角笑笑,却让苏沐橙一瞬间晃神。

    君子如玉这个词......大概是为面前的人度身而定的吧,谦逊有礼又风度翩翩,给人感觉如玉一般温润却丝毫不弱气,让人联想到坚劲翠绿的竹。

    她想到这里,头有一瞬的钝痛。

    “苏姑娘?”

    “啊......我没事。”她赶忙摆摆手。

    “真的没事?”

    “嗯......对了喻公子。”

    “嗯?”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请说。”

    “我能不能在这座府邸...多住一些时日。”

    她说完便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被人家救了还要在人家家里住......怎么想人家都不会答应啊可是为了躲哥哥她也不好出去住客栈......

    “我...我不会添麻烦的!那个我也不会在这儿吃白食我......”

    “嗯?那你说说你会些什么?”

    喻文州见她低头,便凑的稍微近了些,如果苏沐橙此时抬头就会发现他脸上挂着点促狭的笑。

    “我学医......虽,虽然还没出师但是一些小病还是可以......”

    苏沐橙觉得自己耳根子大概已经红透了。

    “当然可以。”似是被她过分纠结的表情逗笑了,喻文州的话语里带着一丝明显的笑意。

    “欸?”

    “我是说,你可以在这里住下。”

    “多谢公子!”

    “但容在下失礼多问一句,姑娘是为何要跑出来住呢?若是家里人待你不公道了,在下也可尽力帮忙。如果姑娘不愿说......”

    “不不不,”她赶紧摆摆手,“我哥哥待我很好,我不是因为家中原因才出来的。”

    “那是?”

    “喻公子您......听说过寻忆藤吗?”

    喻文州微微皱眉摇了摇头。

    “那是一种可以让人恢复记忆的异草,古书上记载它相当珍稀,生长于百年无人踏足的深山之中,一般人相当不易寻到它。”

    “恢复记忆?你......”

    “没错。”苏沐橙微微笑了一下,只是其中掺杂着苦意。

    他的瞳孔缩了缩。

    “我......失忆了。”

    

    她...失忆了?

    直到晚上将她安顿好回房,喻文州也依旧觉得有些恍惚。

    距她自己所说,十岁那年她遭遇了一场意外,导致十岁以前几乎一半的记忆残缺不全。

    那年...是她与他相遇的那年,彼时他十二岁。

    他那年跟随父亲去往宁城,路上在茶馆歇息时,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个小姑娘,面庞精致又有些稚气,眼睛清亮透彻。她说自己路上和家人走散了,方才听闻他们的谈话便想来冒昧地问一句可否带上她一起走。

    喻文州还记得当时小姑娘的衣裙都有些磨损了,不少地方还有土印子和泥点,头发也有点乱蓬蓬的。她不安地绞着自己的衣裙,生怕他拒绝一样,说完话便抬起头带着点祈求的目光看着他,眸子晶亮晶亮,似是他不答应下一秒她就会哭出来。

    他便答应了她,让她坐进了自己的马车一路带她到宁城。

    不过七日的旅途,却让她就这么烙进了他心里。

    他再没见过一个女孩有如此明亮温暖的笑,也再没见过一个女孩有如此透彻清明的眼眸。

    即使她并不是人类而是妖,他也无条件地相信她不会去害任何人。

    她说过“文州你要记得等我呀,我还会来找你的!”

    可八年过去了,再见时她却已不记得他。

    他掩眸,低低地叹了口气。

    终是......天命难测。

    

    苏沐橙回房后也是辗转难眠。

    为什么这个人......总让她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明明觉得他只是个素未谋面气质儒雅的公子,唔......好像还有点喜欢逗人。

    可在她问他是谁时,他眼里似乎有一点......悲伤?

    她读不懂这悲伤的含义。

    还有一点,她蹙起眉。

    他为什么没有问关于自己耳翅的事情,难道是因为还没幻化完全所以他没有看见吗?可她记得到那个程度了怎么样也会被看见啊......

    唔头痛。

    她摇摇头决定抛开这个问题,反正目前在这个宅子里暂时住了下来,她得想办法找到寻忆藤,不然好不容易出来这一趟就白忙活了。

    啊对了,还得给哥哥报个平安呢。她就这么跑了出来只留了个字条在桌上他一定气死了......

    这么想着,苏沐橙迷迷糊糊地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苏沐橙便爬起来写了封信随后托喻府的下人帮忙寄了出去。而她则是揣上自己的荷包去了街上买了幅地图对凉城周围的山做了调查。

    小丫鬟推门进屋来叫她用午饭时苏沐橙已经在地图上勾勾画画了一大片。用完午饭便急匆匆地跑出了宅邸直到很晚才回来。

    如此往复了得有近两个礼拜,苏沐橙几乎把凉城周围的山都寻了个遍,但她失望地发现几乎所有的深山都有过被人踏足的痕迹,别说是寻忆藤,就是别的草药也是所剩无几。

    于是她陷入了又一轮的苦恼,如果凉城没有的话...那她只有离开这里去往别的地方了。

    她推开窗坐在桌前,抓出荷包里的那张泛黄的药方。

    只差寻忆藤了......就只差它了。

    她叹了口气,瘫在桌上,余光瞥向窗外的月影。她突然觉得憋屈又烦闷,于是便走出了房,夜风掀起她的长发和衣角,她恍惚着一路到了荷塘边。

    回过神来她发现荷塘正中的亭子上还有一个人。

    “喻公子?”

    喻文州本在亭中想事想得出神,闻言一顿,回过身来看她。

    苏沐橙此时注意到他手里执着一支箫。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疑惑,喻文州道,“晚上睡不着想出来走走,结果没留神顺手把它也带了过来。”

    “喻公子会吹箫?”

    “只是皮毛罢了。”

    “那我可有耳福听你一曲?”

    他笑笑,“好。”

    下一刻响起的是婉转又悠长的箫声,又带着一丝悲怆和空寂。

    有人说三年笛子十年箫,苏沐橙想,不知眼前这个人是经历了什么才能吹奏出这样的曲子,曲如其人,就像一件瓷器光润的外观下其实布满了细小的裂纹。

    说不定他温文尔雅的表面下也可能掩藏了不为人知的寂寞和苍凉。

    她看不透他,这箫声和满塘荷花的香气于她似是催眠的药般,就连天上的月影也渐渐模糊了。

    她终究抵挡不住来势汹汹的困意,睡了过去。

    

    苏沐橙是被一种温凉的触感唤醒的,她睁开眼,见一条发着光的白色小鱼轻轻啄着她的脸。

    这是哥哥的灵力凝成的!!

    她瞬间清醒坐了起来,那条小鱼游上她的手心,转了两圈便化为光点消失不见。

    明日我将抵达凉城。

    ...这是小鱼带来的消息。

    苏沐橙愣了一瞬,随即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完了完了哥哥要过来了他肯定生气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不管怎么说,苏沐橙这次(虽然并不是不务正业但也依旧改变不了其想要出来玩的主要目的)的离家出走,宣告失败。


    喻文州明显感受到了苏沐橙的紧张。她得知哥哥要来后一整天都心神不宁,捧着茶过去好几分钟也不见她喝一口。

    “你这么怕你哥哥?”

    “不是啊。”

    苏沐橙摇摇头。

    “我只是有一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从记忆一开始我就只有哥哥,没有父亲和母亲。我是被哥哥带大的,他对我很好很好,但是在我记忆残缺后,我每每说想要恢复记忆,他就会想各种话题绕开。

    他一定是有他的理由才不想让我完全恢复的......可我这次却直接跑了出来......”

    喻文州看着她的头越来越低,轻声问:“所以为什么......你那么想恢复记忆?”

    “我记得......我好像和一个人说过,我会去找他的。”

    她抬起头,干净的眼神就那么直直撞进他心里。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怕是跳漏了一拍。

    她还记得......

    他伸手摸摸她的头,“放下心罢,不会有事的。”

    

    隔天午时苏沐秋便来了,三人坐在平时喻家会客的大堂中。看着自家哥哥和救命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寒暄着,苏沐橙出了一头的冷汗。

    哥哥从进门开始就只和她打了个招呼......看来真的是生气了......

    她的眼神在那张与自己颇为相像的脸上和喻文州温和的眉眼上转来转去,内心极度煎熬。

    似是感受到了她的不安,喻文州笑笑,屏退了下人,空旷的大堂中只留下了他们三个。

    先前有些严肃的氛围在外人走后瞬间消失,苏沐秋几乎不可察觉轻叹了口气,随即上手弹了苏沐橙的额头一下。

    “知错了没?”

    “疼啊哥......我知道错了......”

    “你说说你错哪儿了?”

    “我不该偷着跑出来的对不起...”

    一旁的喻文州忍不住失笑,这兄妹俩的确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模样性格都像,对外人都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其实私下里就像小孩儿。

    下一刻苏沐秋便又恢复正坐的姿势。

    “所以喻公子,你知道沐橙她......”

    “我知道,她并不是人类。”

    “所以按照我们一族的规矩,若是已经成年的族人还未习得一技之长可在人类世界保全自己,便要到东海和本族一起生活,而后再想来到世间,很难。”

    苏沐秋的神色凛了凛,“而很显然,沐橙还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但她记忆尚有残缺......”

    “所以两年前,我便和长老们提议,沐橙已经失忆,可否就这样让她以人类的身份在世间生活,可沐橙一心想要恢复记忆。”

    说话间他打开了带来的木盒子,深红的缎子上放着的是一段扭曲干枯的墨绿色藤蔓。

    “寻忆藤...!”苏沐橙低低地惊呼,“哥...这是......”

    “京城的一个草药世家的珍藏,我去上门求了几次人家才肯卖。但沐橙你要想清楚,”苏沐秋顿了顿,“若是你恢复了记忆,就得自己学会在这世间活下去,任何人都不可能一辈子护住你,我也不能。长老那里最近联系我表示如果你回东海,自会安排人照顾你,虽说征询我的意见,但恐怕他们更希望你遵从他们的想法。所以明天和我回宁城还是去东海,只给你一晚上考虑,你得做个了断。”

    苏沐橙从未见过自家哥哥露出过如此严肃的神情,一时间她也不知回什么话,只是将木盒子捧在手里,默默地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她没注意到喻文州追随她而去担忧的眼神。

    苏沐橙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呆便是两个时辰,连晚饭都没有去吃,抱膝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直到入夜,她才下定了决心拿出寻忆藤。

    她想要回忆起过去的人和事,不想自己总活在迷雾之中。她不想去东海在别人的看护下过一辈子,她更愿意在人世依靠自己而活。

    她从荷包里找出那张古旧药方上记载所需的药材,将寻忆藤也放入其中,继而调动灵力,将它们一一粉碎混合......

    

    喻文州一夜未眠,他站在幼时他常来的竹林中的潭边,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一个晚上。

    “文州。”

    他一怔,回头看过去。

    她已换上了自己来时穿的月牙白的衣裙,精致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

    “我都想起来了。”

    

    清晨,苏沐橙跟随苏沐秋离开了喻府。

    此后两年,喻苏二人未曾见过面。

    而喻家茶商则是越来越大,短短两年内已经成了声名显赫的大皇商,同时宁城的草药世家苏家一位女郎中声名鹊起。不过显然,并没有什么人会将大皇商的少爷和药女联想到一起。

    

    “文州,我都想起来了。

    我说过我会来找你的,现在我遵守诺言了。

    可我不想去东海,不想被别的人照顾一生。

    所以你再等我两年,好不好?”

    “好。

    可你让我等了这么久,是不是得给我一点补偿?”

    “什...唔...”

    苏沐橙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喻文州笑着吻住了双唇,绯红的颜色一直从双颊漫到耳朵尖。

    一吻毕,恰好天光破晓。


——两年后

    

    喻府荷塘中满塘的白荷已经开了,夜风凉凉,荷香袅袅。

    喻文州站在亭中又想起了那个梦,他和她的初遇,璀璨夜空下的皎白的文鳐鱼。

    幼时的梦,十二岁时的初遇,二十岁时重逢,若不是此生注定,怎会如此巧合。喻文州失笑,我已经等了八年,便不在乎再多这两年的等待,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当年临走前苏沐秋问他,为何只是七天的旅程,他便认定了沐橙一辈子。

    喻文州顿了很久,“当时我在家中并未被父亲看好,母亲又刚去世不久,我每天却不得不强撑着自己应付家里的大人们,一旦我表现得不够成熟,父亲也许会放弃我。但她当年听我说完却抱住我和我说,”他深吸一口气,“这里没有其他大人哦,该哭的时候就不该忍着,难过就是难过,哭出来也没事的。”

    在他最黑暗最痛苦的时期,只有她给了他温柔。

    那时他便认定了她。

    

    他听见夜风掠过的声音,听见她衣角翩飞的声音,听见她的羽翅划过风猎猎的声响。

    他便转身仰望星月,见她一身月白衣裙,张开的羽翅镀着一层月光,挟着一袭月华与荷香向他飞来。

    在他们彼此的眼眸中,都倒映着对方的身影。

    她的女孩脸上挂着的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忘却的温柔笑意。

    他于是伸出双手,轻唤她的名字。


    “沐橙。”

    

    

2018苏沐橙24h企划预热!

沐橙生日快乐!!!一个辣鸡画手的第一篇正儿八经的同人...看着大佬们瑟瑟发抖啊我会加油的!!

苏沐橙24h策划组:

据沐橙生日7天倒计时啦!
在当日,24h企划组将会奉上每个整点的贺文,敬请期待!
专属tag:苏沐橙24h搞事大队


0:00 唐菓 苏沐橙中心@唐菓🍭 

1:00 清绘三四 喻橙@清绘二四 

2:00 枭姑娘 乐橙@枭咕娘 

3:00 水沐沐 黄沐@一条废星冰沐沐 

4:00 风雪惊骓 韩橙@风雪惊骓 

5:00 凉两粒 翔橙@凉两粒 

6:00 鸢尾开时 叶橙@鸢尾开时 

7:00 夜溪玦 肖橙@遥寄双思 

8:00 苏漓 张橙@苏漓_Tear 

9:00 青菜 乐橙@青菜啊青菜 

10:00 Linder 黄沐@胡适之的快餐文化 

11.00 玖月灼尔 周橙@Oops玖月灼尔 

12:00 粥 伞橙

13:00 程西泽 橙果@☁程西泽☁ 

14:00 晨光初露 方橙@晨光初露 

15:00 弱紫 邱橙@-弱紫与无解- 

16:00 永寂河 柔橙

17:00 谦橙 akisama@aki想要李泽言SSR 

18:00 棠棣 叶橙@棠棣_白起夫人-V 

19:00 盆栽薄荷 喻橙@盆栽薄荷 

20:00 姜圆子 翔橙@姜圆子 

21:00 温漪 周橙@温漪是周棋洛夫人 

22:00 琴心 王橙@琴心 

23:00 月紫霙 莫橙@蝎子猫月紫霙的捣蛋猫窝 

”嘿你要吃糖吗?”

万圣节的魔女小戴

(……又一次没能按时发图orz)

暑假的一个脑洞……把爱丽丝梦游仙境的角色代入全职
p1一只不知道该不该喝药水特别方乱的爱丽丝沐橙
p2周橙 森林里捕获的一只柴郡猫小周
p3叶橙 疯帽子叶修的茶会
估计会是个长期的坑……吧,大概吧

诈尸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醒醒)
虽然本来是赶着七夕画的然而昨天由于寝室的破网没能发出去噶
沐沐超级可爱!!手残画不出万分之一的好看呜呜呜时间太短只够画Q版不行下次我要画大稿
其实一开始的脑洞是楚苏戴仨妹子直播穿针乞巧吃巧果的好想写啊……(喂醒醒)

叶修生日快乐~
因为三次的事情都撞在了一起几乎没有时间好好画生贺,但终于算是赶上了末班车哭唧唧
而且画的效果实在是不太好……
不过还是祝叶神二十岁生快~
愿你的荣耀永不落幕

生日快乐呀,沐橙